11选5 > 活字印刷 >


  ,是一款长度不及iPhone 8 的简易夹具,你可以用它组装铅字、轻拍上油墨,再用力均匀地压印于纸上,便完成了一次

  虽然毕昇早在11世纪就发明了活字印刷术,但在中国古代,因雕刻效率低下、字体大小不均、排版不整齐等问题,这种技术并没有广泛应用。1839年,英国传教士理雅各将西式铅字(铅字是指用铅、锑、锡合金铸成的印刷或打字用的活字)印刷传入中国,西方人铸造的中文铅字便一直垄断中国的印刷业,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,激光照排技术的革新使活字印刷退出了历史舞台。[1]

今天我们还需要活字印刷吗?这个锤子或许能给你答案

  活字印刷是一种很有魅力的印刷方式,现在大众缺乏对其的认识,也可以说是缺乏认识它的机会。“上海活字”计划(Shanghai Type)发起人厉致谦表示,这款产品可以真正实现动手玩活字、印活字,让更多的人接触到活字印刷。相比这些年逐渐增多的活字印刷体验馆,这把便携式活字印刷锤会带来更为直接的体验。

  Typeholder采用了316奥氏体不锈钢,其实是一款开放式的创作工具,除了活字,小型的图章、版画都可以印刷。它可以“hold”金属、木材、石材或树脂等材质的凸版。而排版既可以印制在纸上,也可以借助其它压力工具压印在皮革等软性材料上,甚至烫金。同时,他们也推出了Typeholder 的配套铅字。

今天我们还需要活字印刷吗?这个锤子或许能给你答案

今天我们还需要活字印刷吗?这个锤子或许能给你答案

  厉致谦是来自上海的设计师和字体研究者。2010年的时候,他偶然得知在上海建红字模厂的许昌路门市部(1915年,乔雨亭与人合伙创立上海华丰印刷铸字所有限公司,解放后公私合营,在文革时公私合营期满后被收归国有,改名为上海字模一厂,之后过渡为建红字模厂),竟可以买到活字,没多久,他便成了那儿的常客。此后几年里,他还经常带着感兴趣的朋友去参观这家工厂。

今天我们还需要活字印刷吗?这个锤子或许能给你答案

今天我们还需要活字印刷吗?这个锤子或许能给你答案

  2015年,来自四川的学生龚奇骏来到上海,他要厉致谦带他去当时这个城市仅存的建红字模厂。他在那里做了一个月的学徒,而厉致谦和他的朋友用系列短片记录了这位学徒与这间工厂的故事。从那时起,他们意识到对于这件事的投入和产出发生了质变,厉致谦便发起了“上海活字”计划,聚焦十九世纪末至今在上海或与上海有关的印刷字体,挖掘它们的故事,讲述背后的历史与文化,让更多的人了解。

今天我们还需要活字印刷吗?这个锤子或许能给你答案

今天我们还需要活字印刷吗?这个锤子或许能给你答案

  他发现有不少人对活字和凸版印刷感兴趣,光买字是不行的,还需要印刷的工具。当时国内已经有厂家在生产小型的桌面式圆盘印刷机,但是尚没有入门更低的便携活字印刷工具。

  2016年,他们开始设计便携式活字印刷锤并打样,Typeholder成了“上海活字”计划衍生的第一个实体产品。

今天我们还需要活字印刷吗?这个锤子或许能给你答案

  厉致谦说:“购买这款产品的,是懂的人。”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这个锤子不是必需品,甚至不会引起他们的兴趣。

  然而,这款大众眼中的“无用之物”的销售情况还是令开发团队满意的。通过Type is Beautiful网站和团队成员朋友们的推广,第一批的100套Typeholder已全部销售完毕,第二批在缓慢销售中。

今天我们还需要活字印刷吗?这个锤子或许能给你答案

  除了Typeholder,“上海活字”团队还设计了其他活版印刷工具,但暂时还未投入生产。他们明年计划推出上海字体及其历史相关的独立出版物。

  厉致谦觉得,从社会发展趋势来看,富含知识性、具有社群属性的产品一定会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。“所谓消费升级,如果仅仅是产品质量与功能的升级,凭借中国制造的能力,似乎很快就会到头。但产品背后的文化价值,才是永无止境可以去探索与发展的。”他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