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选5 > 广州印刷厂 >


  中新网昆明5月17日电(肖博)印刷厂必须有印刷设备才可称做印刷厂,但近日,记者在昆明印刷行业了解到,迫于连续上涨的纸品、人工、租金等多方面的成本压力,有不少中小型印刷厂已经变卖印刷设备,转向经营。

  记者在昆明较大规模的一家印刷厂的厂房看到,轰鸣的机器、印刷好的成品和繁忙的工人,但该公司总经理白当俊无奈地告诉记者,去年下半年以来,印刷厂的成本压力越来越大了。

  以纸张为例,这家印刷厂每个月的用纸量平均为200——300吨。今年前4个月,印刷使用的铜版纸、卡纸、胶版纸的采购价格分别上涨10%——20%。而人工成本的涨幅也非常大。白当俊说,公司目前有100多名工人,去年普通工人包吃住后900元/月,今年已经涨到1200元以上,工资涨幅超过30%。

  面对难以承受的各方面压力,昆明不少中小型印刷厂暂停了实体经营,只保留策划和设计人员,把自己的订单转给一些规模较大的印刷厂,做起了倒手买卖,白当俊说,他的公司就不断接到这样的转单。

  云南另一大型印刷厂总经理倪林芬告诉记者,近年来,印刷设备的更新速度不断加快,目前广泛使用的是海德堡彩印机,平均价格在800万元以上。为了保证印刷品质和效率,印刷厂不惜投入巨资购买先进设备。而在一些无力购买这类机器的企业,他们辛苦争取到了订单,因为客户要求的印刷质量高,还要去其他厂单独印制封面,利润空间又被压缩。一个极端的例子是,由于客户要求过高,昆明本地的印刷品居然送到广州印刷,其运费已经超过这单生意的利润。

  昆明的两家国有印刷厂——国防和新华印刷厂,其70%左右的印刷量来自云南省中小学教材,还有云南出版集团公司下达的印刷任务,业务量已基本饱和,无暇承接其他订单。倪林芬说,大厂吃不完,小厂却吃不饱是昆明印刷行业的现状。

  另一方面,云南本土印刷企业超过2000家,行业竞争激烈。为争夺客户资源,印刷厂最常用的方式就是压低印刷费用,有的订单甚至在签订之初就以赔本的形式成交。加之部分印刷厂自身管理混乱、经营不善,导致印刷过程损耗巨大,也是企业逐渐走向淘汰的重要因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