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选5 > 雕版印刷术 >


  核心提示日前,本报报道了首次可移动文物普查过程中,洛阳师范学院馆藏的清代名将马德顺御赐功德碑等文物,此外,该图书馆新近还征集到一批木刻书板,这是古代雕版印刷术使用的工具。从木板雕刻文字上记录的年代看,这是一批清代光绪年间的书板,主要内容为经文,为民间作坊所制,印制后的书籍免费发放。封面上雕刻着“慎勿污秽,洗手翻阅”,可见古人看书很讲究。

  昨日,记者再次来到洛阳师范学院图书馆,这里的古籍图书室不仅收藏有历代古书,新近还增添了一批特殊的“新成员”,它们也记录着文字,而且是在木板上。

  图书馆管理人员打开柜子,取出其中一摞“书”,每一“页”都包裹着厚厚的塑料膜,里面一块厚约1厘米的木板,大小与普通书籍一样,字体为规整的小楷,“因为要用来印刷,所以木板上的字迹都是反的。”看到记者略有疑惑,管理员解释说,这是一批清朝年间的木刻书板,古代雕版印刷术使用的工具。

  记者了解,该批木刻书板共93块,每块木板两面皆以楷体或宋体等雕刻着文字,其中有4套书籍相对完整,有封面、牌记、内页等。

  “牌记又称木记、书碑,相当于现代图书出版物的版权页。”管理员说,牌记一般在书的卷末或目录、封面的后边,常镌有书名、作者、镌版人、藏版人、刊刻年代、刊版地点等。该批书板有2部保存有牌记,记载了书板的时间均为“光绪丙子年”(公元1876年),其中,一部书的制作人为李姓、陈姓二人,另一部则是“六一堂”刻。

  “木板上的字体全是反的,研究起来颇为麻烦。”洛阳师范学院图书馆老师牛红广说,最好的办法是“恢复”这些木板的功能,将文字印出来,但由于木板年代久远,已经略有变形,为更好保存,他们打消了这个想法。

  “起初,我们想到了利用镜像原理,通过镜子阅读。”牛红广说,这样看得时间长了容易头晕。为解决这一问题,研究人员将所有书板拍成照片,然后通过PS技术处理照片,将反着的文字“正”过来,再将照片打印出来。

  通过处理后的文字,研究人员发现,这批木刻书板的内容主要为佛经,也有部分道教经文,为民间作坊所制作。除了文字,还有不少图片。

  该批书板记载的文字可以透视清代一些民风民俗。在其中一部佛经牌记左侧,刻着“板存南江小龙岗山下杨姓家宅,若有好善者印送,自备纸烟”。

  “古代雕版印刷术改变了手抄书的局面,带来了大大的革新,但木板的雕刻很费工夫,也就比较珍贵。”洛阳师范学院图书馆副馆长郭茂育说,古人将这段话刻在牌记上,注明了木板所在地是南江小龙岗山下一户姓杨的人家,让后来想要印书的人可以找到木板。此外,这也说明这些书籍印制好后是免费发放的。

  在另一部书封面上刻有“慎勿污秽,洗手翻阅”8个字,“古人看书很讲究,尤其对于经书,翻阅前要洗手、焚香,以示尊敬。”牛红广说。

  郭茂育说,此类木刻书板在南方存世较多,可能与古代南方印刷业较发达有关。目前河南省图书馆藏有一批,洛阳各个博物馆、图书馆馆藏的木刻书板并不多。

  “木板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书籍,却可以说是书籍的‘生母’,记录的文字有非常重要的研究意义。”郭茂育说,这批木板是民间所制,具有一定的唯一性。目前已申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,一旦有定级,就可以对其进行更多的研究保护。

  木刻书板也叫做木刻书版,是古代雕版印刷使用的木刻板。雕版印刷最早源于我国晋代,随着纸、墨的出现,印章开始流行。东晋时期,石碑拓印得到发展,把印章和拓印结合起来,再把印章扩大成一个版面,把纸铺到版上印刷即为雕版印刷的雏形;到了唐代,雕版印刷趋于成熟;宋代印刷业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,印书量大增,印书品种包括儒家、道家、佛教以及诸子百家,经史子集等各个门类。